Magico Q1﹣書房里的困獸

Alon Wolf?他是Magico的設計師也是老闆!我還是第一次發現竟然還有姓Wolf(狼)的。Magico是家美國的公司,可是Alon其實是以色列人,他把Magico公司開在了美國,我仿佛看到了一個以色列人所實現的美國夢。Alon在年輕時去了次美國,這下可好,坐過了全皮覆蓋的林肯牌大轎車還看到了彩色電視機,當時他的心態我們可以用一句音響發燒友升級器材后一直說的話來描寫,“回不去了!”
之後,Alon的狼性(姓)就開始發揮了!搬家去了美國后他先是洗車,當然Alon覺得做這個對他來說是非常愚蠢的。他之後不久就在高科技公司一路做到了分店經理,這樣就賺到了不少錢!有夢就要追,Alon開始投入到他為之熱愛的喇叭設計裡面,買了5萬美金的服務器終端再加上4萬5美金的3D製圖軟體,之後就是自學加研究!這個時候歪打正著,竟然還接了迪斯尼,盧卡斯等的單子,參與製作了Shrek和Antz動畫片,我們可以從側面看出Alon自學成才后到達的級別!
我是不是要打住開始說Magico Q1?不,還是再多說兩句,因為了解設計師就是了解他的作品。
Alon其實最早的技術優勢是電腦輔助製作。大家注意,這個不是簡單的製圖CAD而是極其複雜的電腦輔助工具。相信在喇叭設計界,用這樣的工具來設計喇叭他是第一人!大家都知道工具的進化帶來了人類的進化。那麼Alon用這個頂尖的電腦輔助工具製作的喇叭,也勢必在某些方面帶來一些進化。這個進化也就是全封閉金屬抑震箱體!在magico的基本技術裡面最重要的就是它的箱體設計,它是全抑震。因為箱體的震動會帶來音染,而要箱體可以壓制震動其實不難,可是并不是把箱子用鋁合金做就好了,因為當低頻單元震動時,全封閉的金屬箱體裡面會積聚很多能量,這些能量對低頻重播帶來不利,會讓低頻變得拖沓。Magico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在箱體內部做出隔層來弱化音箱裡面的能量積聚。

電腦輔助為Magico的好聲奠定了基礎


Magico Q1是26500美金一對啊!我們看一下這個價格帶的喇叭(大概換算的美金金額),TAD E1(18000美金),Dynaudio C4白金版(24500美金),Vivid Audio G4 (28000美金),Radiho D1 28500美金,KEF blade (31000美金),Sasha (35000美金)……那麼多的選擇,其中不乏市場熱門大喇叭系統,誰會吃飽飯去買這對黑不溜秋的Magico Q1?
我當初得知Magico這個品牌是看到日本Stereo Sound的編輯三浦孝仁自己家裡升級了一對Magico Q3。起初我都以為三浦先生是美國Wilson Audio的死忠,因為Stereo Sound幾乎所有的Wilson Audio的喇叭介紹都是他來著筆,而且言語中充滿了敬意!可是我慢慢發現,三浦先生自己家裡的喇叭向鋁合金箱體系列做了偏移,先是上了Krell的LAT1000然後就是Magico。我恰巧也是Wilson Audio的粉絲,所以對三浦先生的這個轉變充滿了好奇!暗想如果有機會還是要親自聽聽看。Magico Mini的喇叭很久前我在朋友那裡聽過,當時驚歎到那小喇叭裡面會跑出來的那麼“大”的聲音。注意,這裡的“大”不是音量,而是音場和氣勢。其實那個時候器就對Magico這個品牌有了不少好感。
之後就是音響展上面的經典Magico Q7搭配Soulution,冷靜無比、速度奇快、乾淨利落!可是那還不是可以讓自己感動的聲音,可能是感覺太過冷感了,也可能那個高高的價格和黑黑的箱體給人帶來的距離感。
外國朋友傑夫是一家全球知名顧問公司的高層,他是個發燒友又恰巧專注高科技行業。有次和他聊天發現他是Magico的用家而且和Alon Wolf熟識。他說每年他都要參加很多高科技的展會,也包括音響展,Magico是真正的專注喇叭設計的高科技公司(注意他沒有說Magico是音響公司,而是稱它為名副其實的高科技公司),從設計師對品質的堅持力、到技術開發力、到精密儀器生產能力都是他看過最好的。
傑夫得知我是Wilson Audio的用家后說,“兄弟,別傻了,Magico的一個高音單元的成本就超過Sasha所有單元的成本之和了!”
這句話非常毒!它讓我下定決心要親自認真地聽一下Magico。

“兄弟,別傻了,Magico的一個高音單元的成本就超過Sasha所有單元的成本之和了”


不如先讓我們看一下Magico的喇叭單元。其實這裡要特別說明一下,Alon Wolf是Magico總指揮,也是靈魂人物,在他手下還有一位同樣是來自以色列的首席技術長Yair Tammam,喇叭的單元設計都是出自這位仁兄。
高音是鈹振膜的。鈹是非常稀有的金屬,世界上不多的產量大多用到了醫療,航空領域,很少被應用到了日常生活。Yamaha是最早用鈹振膜的廠家,1977年著名的NS-1000和1982年的NS-2000都用到了鈹。差不多1977年同年,TAD也用鈹來製作振膜。還有一家就是法國的Focal,在JMlabs的烏托邦系列也是用到了鈹振膜。這裡也要小心,市面上還有很多假鈹或者用了極少量鈹的單元在渾水摸魚,不過我們可以相信,像Alon Wolf這樣挑剔和認真的老闆手下,這個鈹振膜的含量一定是有保證的!
中低音的單元振膜是納米化的碳纖維,它就是兩層碳纖維當中夾著Rohacell的發泡填充。我忽然聯想到Magico Mini一代的中低音單元是用了Zellaton,Zellaton其實就是一種發泡物質然後在外面塗了鋁膜。我推測在中低音單元的設計上應該是先前用過的Zellaton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只不過材料上用了強度更高的碳纖維,發泡物質變成了很多使用在直升機螺旋槳上的Rohacell。
現在我們來探討一個很嚴肅的問題,Magico是否真的自己設計和生產了所有的喇叭單元?
這個問題很棘手,因為喇叭單元的生產環節很多,配件也很多。到底Magico自主生產到哪個深度還是要廠家自己證明最為權威。不過我們在Jeff Fritz訪問Magico工廠的照片裡面的確看到了Magico喇叭單元的流水線。不過需要說明的是,那個鈹振膜一定是外部直接採購的,為什麼?因為鈹是劇毒物,生產過程中非常危險,世界上其實只有少數幾家廠家可以做。Magico也非常透明地公開了這點,但是同時也強調了鈹振膜的鋁製底座是真真切切自己設計和製作的。
那麼低音單元呢?在以色列其實還有一家非常厲害的喇叭單元廠家叫做Morel,有一段時間Magico的喇叭單元是直接在Morel的廠里製作的(當然是另外開了生產線的),所以我們應該可以想象這個Magico的低音單元背後的以色列技術系色彩。
做了一些研究后,我開始覺得在Magico到底是否自己生產了全部的喇叭單元上已經不用糾結太多。毋庸置疑,在單元的設計和製作上面Magico的確在很大的程度上主宰了生產規格和生產流程,這樣在技術面上可以完美實現設計師想要的規格,沒有任何妥協。
運送Magico Q1當天,我指給搬運師傅,“就是那對書架喇叭”……
搬運師傅樂呵呵地走過去,腰一彎,熟練地兩手一邊一只托住喇叭下緣,微微發力,再發力,咬牙發力,然後就是一臉詫異,“鐵做的啊?”
它當然不是鐵做的,是用鋁合金製作,鋁合金是用了航空上常用的6061,強度達到了最高的T6。由於箱體是Magico的競爭優勢,為了更好貫徹這個優勢,Magico霸氣地買下了一家鋁合金加工廠。在喇叭箱體上,其實還做了表面陽極處理,為的是可以防腐蝕,更好地保護鋁合金本體並且長時間維持它的外觀。我發現這個陽極處理非常有意思,用手指輕輕滑過就會驚心動魄地留下一個白痕,然而用布一擦拭就沒有了。據說這個Q系列上的陽極處理的工序非常複雜而且成本也很高,Alon曾經想用其他方法來替代,可是他說大家反饋都想要保持現在的這種箱體效果,所以沒有辦法只好滿足大家。Q1咋看上去非常不起眼,可是看的時間越多就會發現在設計上其實用足了less is more的簡約設計元素。完全沒有過多的裝飾,外觀完全服務功能。我非常喜歡喇叭箱體上唯一的“裝飾”,也就是Magico Q1的黃銅標記。我也推測,這個小小的黃銅塊不是“裝飾”那麼簡單,非常可能它是電腦Finite Element大數據模擬的結果,來幫助優化諧振指標。
前輩說了很多次,書架喇叭的腳架是非常關鍵的。Magico在Mini時代就把腳架做得結結實實,現在到了Q1索性把這個理念做到了極致!腳架是一體鎖在喇叭底部的。觀察一下腳架,我們可以知道這個喇叭貴其實也是有道理的,它一樣是用整塊鋁下去切割而成,沒有拼裝的痕跡,而且表面也是一樣的陽極處理!

觀察一下腳架,我們可以知道這個喇叭貴其實也是有道理的,它一樣是用整塊鋁下去切割而成,沒有拼裝的痕跡,而且表面也是一樣的陽極處理!


把喇叭搬去書房定位,需要兩個人一起操作,一頭大汗后Magico Q1就站在了原先Sonus Faber 2代大情人的位置上了。大情人在我的書房裡面待了大概4,5年,是非常優秀的書架箱。她其實基本滿足我在書房對音樂的所有需要,特別是晚間的小音量鳴放,每每不知不覺就讓我聽得如癡如醉。被朋友載走后,我一直想不出來哪一對喇叭可以替代。所以位置就一直空著。當得知Magico Q1的到來後,我想也沒想就把Q1安置到了書房,一來讓它先熱熱身,二來這個環境我比較熟悉,可以很快摸清一下Q1的聲音走向。我明白,自己骨子里其實是想聽聽看在書架領域內,Magico這位新貴在Sonus Faber老法師前面是否可以一招制勝!
當音樂響起來后,讓我一驚一嘆!
在播放前,我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思想準備,網路上并沒有太多針對Q1的用家評測文章,但是已經有不少Q3、Q5和Q7的用戶分享;同時台北音響展上面Q7的房間我也待了不少時間。我知道Magico在解析力上非常強大。當聲音從我的書房裡面響起的時候,我還是著實吃了一大驚。
仿佛遊樂場先前關閉的旋轉木馬忽然被接通了,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音符和木馬一起旋轉,上升、下降,樂曲和歡樂一起拋射了出來,撒在我書房到處都是!我一邊聽一邊像孩子那樣高興地合不攏嘴。
這樣的解析力足以把所有的錄音細節都擺在了你的面前,在一疊聽過的唱片裡面Q1讓我不停地探索,挖掘以前沒有聽到的細節!
放一張Ben Harper,書房馬上就被樂隊完全塞滿了。第五首Waiting on an angel響起來了……14年前我在Ben Harper巴黎演唱會上面,親眼看著頹廢的Ben低著頭彈著吉他,唱訴著他等的那個天使……每個人都在等他的天使,有一天它會到來,對我來說那個天使就是今天在書房里的Magico Q1。
Magico Q1的外觀充滿了冷感,黑色的合金、禁慾的外形。可是它的聲音完全并不是我們可以從外表想象的。
法國Harmonia mundi出過一張Queyras拉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整個片子是Queyras用1696年的Gioffredo Cappa大提琴在一家小教堂裡面錄製的。從第一個音符開始,我就被一種木質的溫暖感包裹起來,大提琴琴板在微弱的教堂光下泛出油亮亮的反光,所有的細節都感受得一清二楚,琴弓擦弦,手指在琴板上的跳動,低音部的音腔轟鳴。我同時感受著Queyras和巴哈的呼吸,一會音樂把我拉入無限遐想,一會又被拉入“現實”坐到了教堂裡面。Magico Q1就好比那座冬日教堂,冷冷的四壁,長排木椅,冷肅的雕像,可是有燭光,到處都是,再加上教堂五顏六色的馬賽克玻璃透入的陽光,它就是那麼的溫馨和安全!

大提琴琴板在微弱的教堂光下泛出油亮亮的反光,所有的細節都感受得一清二楚,琴弓擦弦,手指在琴板上的跳動,低音部的音腔轟鳴


在播放Esoteric為日本青年鋼琴家金子三勇士錄製的鋼琴片段時,我又一次感受到了Magico的細節捕捉能力。這張SACD錄製非常用心,用了兩組不同的Neumann真空管麥克風同時錄製了兩個版本。Neumann M-50C是放在了觀眾席上面,而Neumann M-150則是直接吊在了鋼琴旁邊。當我從觀眾席版本轉去鋼琴近距版本時聽到的是非常大的區別,我個人非常喜歡Q1表現的鋼琴近距版本,可以清楚地“看”到演奏家彈奏的微小動作以及鋼琴發聲過程中的一系列敲擊動作。鋼琴木鍵被擊下,撞到了琴托上帶動了音錘敲擊到琴弦,琴弦發聲慢慢在空氣中散開,這個在現實中閃電般的過程被一格一格重放了出來,這樣的過程在我書房里有史以來也只有Magico Q1可以交待清楚。
下面聽的一張唱片購買動機非常不簡單,因為我是沖著封面上的可人兒去的!小妮子清秀的臉龐真是讓人心動不已。加上如詩般浪漫的唱片名﹣“我想和你虛度時光”將它擁有是必須的。沒想到唱片到家后,竟讓我與Magico Q1一起虛度了許多時光!愛情就是這樣,能和心愛的人一起虛度時光才是最美的,遇到心愛的音響器材也是一樣!第二首“春分的夜”小妮子陳璧自己寫的歌詞本來就充滿了詩意,莫西子詩的編曲真是巧奪天工,開頭的吉他簡單撥奏,歌者的輕嚀加上琴弦的泛音,我們感受著“燈火闌珊,不見人影”。重複段編曲妙手般地加了Udu Drum,那個鼓聲在Q1下面非常Q潤仿佛隱喻著和春天一起即將到來的活力。原來好的音響真的是可以抒發音樂製作過程的匠心!
殘酷的時刻到了,看唱片的名字就知道這張唱片是殘酷的。唱片名字是“劉漢盛嚴選喇叭的28道試煉”,“嚴”和“煉”兩個字一出,如果喇叭有感情的話他們一定會發抖。下面我就放一首讓喇叭發抖的曲子,CD1的第5首,總編在唱片內頁這樣解釋“如果喇叭不夠優秀,相位失真高,這首曲子將變成毫無生氣、混成一團的聲音而已。”一曲放完,喇叭完全沒有發抖,因為Magico用了內部補強的鋁合金箱體和一體腳架,也由於它沒有發抖,所以整個曲子被輕鬆應對,而且根本想象不到這樣龐大的聲音是Q1這樣的小個子發出的。
可是,我慢慢有了一些失望而一聲輕嘆……房間被音樂完全塞滿了,可是房間沒有“變大”!這個現象在我以前的Sonus Faber大情人時代也是有過,音場在左右兩邊并沒有打穿墻壁擴散出去?大情人是味道喇叭,所以我從來沒有在每個方面都強求過它。可是當Q1到來后,我理所當然地認為在這個價格段的喇叭應該是完美的,當然這個完美包括最重要的音場塑造!我不停地改變喇叭的Toe in,我可以感受到深度的明顯改變,可是聲場一直局限在喇叭之間。感覺Q1像是在書房里的困獸,渾身是勁可是還沒有完全爆發開來。
我在沙發上沉思了起來。在6張唱片,2壺好茶和1個小盹后,我的推斷基本上告一段落。理由不外乎有兩個。
第一,Nagra的MSA後級60瓦的功力還沒有辦法讓單元完全活動開。 第二,書房的空間本來就是太小而不夠Magico Q1呼吸。
現在我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出一身小汗再把Magico Q1搬到第一系統裡面,用Ayre MXR 300瓦推推看。
“兄弟,別傻了,Magico的一個高音單元的成本就超過Sasha所有單元的成本之和了!”傑夫的那句話還在耳邊迴響。
如果單元成本上Magico的確貴過了Sasha,那麼在聲音上Magico Q1和Sasha比較下來會是什麼樣的結果?……我忽然充滿了好奇和好鬥!這邊忽然Casals的音樂響起,先不急,今晚還是讓我繼續陷在沙發里好好享受Magico Q1帶來的音樂和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