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家裡的鹦鹉螺 B&W Nautilus

我觉得裤管在抖动,音符大把大把地撒来。舞台由于踩踏而在震动……

23年后,我才知道鹦鹉螺原来是这样的一盘生猛海鲜

30年后,我才知道鹦鹉螺原来是这样的一盘生猛海鲜


30年前,在喇叭箱体大多做成四四方方的年代,忽然闯来了一个异形,那就是B&W的鹦鹉螺。当时在杂志上看到就惊为天人,然后我脑海里除了诧异外就是一个大问号,这样的喇叭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呢?之后的很多年,我开始有机会在展会上看到这对喇叭跋扈地静态展示着,不过还是那个问题,这样的喇叭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呢?
最近缘分似乎来了,我在巴黎的帝瓦雷(Dievalet)总部接连两次听了鹦鹉螺,然后就是坐到了台中巫”班长“家里的皇帝位上……那么这鹦鹉螺的声音到底是怎样的呢?

三次听鹦鹉螺,三个感觉。

第一次在帝瓦雷总部,4台帝瓦雷800在推动,整个试听室的环境完全围绕着鹦鹉螺的鸣放而摆放。我完全不觉得这对喇叭的声音过时,相反它比很多现代喇叭更加符合这个年代人的听感偏好,稍带冷感的精确,刻画细致而且不失动态。


第二次也在帝瓦雷总部,周边都没有变化,不过那时试听室让给了Phantom展览,鹦鹉螺被放置在偏室里面。我坐下没多久就离开了,吵闹,杂乱。

这次在巫班长家,我终于细细地品味了鹦鹉螺—班長的鹦鹉螺和班長的好声音!
鹦鹉螺好声的秘诀是什么?
”香港的陈瑛光先生带两个编辑来听过!”,”他说我这里的鹦鹉螺声音很不错!“,”你知道好声音的关键是什么吗?“
日本Stereo Sound的傅信幸先生的那对喇叭应该算是最著名的家用鹦鹉螺了。在杂志上出现了好几次。我大体知道一些诀窍,比方说后级的推力要够(大于200瓦)而且四个声道的增益要一致。我蹲在地上看着班长家里的后级搭配,说实话这堆后级摆在那里,我都从来没有见过!所以非常期待班长的自问自答。
“其实鹦鹉螺的低音很难推,你看它那么大,占了喇叭大部分的面积,而且低音箱体展开的话要超过3米。外面一般我们看到的用4台一模一样的后级去推的话很容易顾高失低。而诀窍恰恰在于低頻段要给足功率!“
Dynaudio Acoustics A-1,这个是我看到的推动低音单元的mono mono后级。班长介绍说“这台后级的功率够足,而且还可以额外加减增益,搭配起来比较有弹性。”
顺便介绍一下,其他三路是也是用专业扩大级来推动的,分别是Neumann 100.2推高,200.2推中高。班长家里的事实证明了-如果不想在搭配鹦鹉螺的后级上投入太多的话,专业扩大机会是不错的选择,当然需要经过细心的选择和调教!

Dynaudio Acoustics A-1,这个是我看到的推动低音单元的mono mono后级。
其他三路是也是用专业扩大级来推动的,分别是Neumann 100.2推高,200.2推中高。


英国喇叭德国声


現場我們聽了黑膠和CD,音場很寬,聲音的密度非常高。有种剧院发声的感觉,在低频段肌肉感非常强烈,这个肌肉感不是施瓦辛格的纯粹大块,而是像巨石强生那样粗壮中带细线条。这个感觉在Flamenco Fever里面尤其明显,其中一段踢踏舞踩踏地板,除了滚滚而来舞台中空的低音回响外,鞋子的不同部位接触到地板的踏、踏、啪、啪、啪都听得分明细致。
在班长家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那就是,音乐元素里所有的一切都井井有条、排列整齐呼啦啦地跑到你的耳朵里。难怪班长的朋友说”你怎么把英国喇叭推出了德国声?“
来做客的烧友很容易被鹦鹉螺吸引注意,而喇叭毕竟只是整个系统的最后一个环节。那么什么样的前端组合可以造就班长家这样的声音走向呢!当我把目光转向音源时,我悟出了一些端倪,这个线索在班长后面的一句话语里得到了证实。
”在一套系统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最前面和最后面的两个环节,也就是唱头和喇叭!“我想说”感谢班长你的分享,你明明是是披着班长皮的老师!“
在班长家里,最前面的重要环节是这样的,
黑胶音源的唱盘是Walker Audio的Proscenium Prologue Signature这台气浮皮带驱动的黑胶唱机真的来头不小,这台現款超过10万美金的唱机在TAS里面获得4年最佳唱机,史上10佳唱机,12次编辑首选……一堆奖项。如果说奖项可能有水分,那么这台摆在面前的唱机完全不会骗人。稳轧轧的盘体加上黑色的色调,如同一个黑金刚扎着马步,四平八稳。班长用来搭配的唱头是Clearaudio的Stradivari。

这台現款超过10万美金的唱机在TAS里面获得4年最佳唱机,史上10佳唱机,12次编辑首选……一堆奖项


CD音源的牌子是Transportor,對的,就是德國做黑膠唱机的非常出名的那家。不过他家的CD播放机倒是没有听过。其实这台CD播放机不要说市场上,就是网路上都很难查到资讯。外观亮澄澄的镀银倒是如假包换的Transportor一贯风格。Transportor的CD播放机在系统里是做为转盘使用,讯号送到Wadia 15解码。

CD音源的牌子是Transportor,對的,就是德國做黑膠唱机的非常出名的那家。不过他家的CD播放机倒是没有听过。其实这台CD播放机不要说市场上,就是网路上都很难查到资讯。


那么班长家里的德国风到底是那里来的呢?
我开始乱猜,Walker的唱机尽管是美国品牌,不过机器的质感和做工非常类似德国货,而且用上了德国Clearaudio的唱头;然后CD唱机就是纯种德国货。嗯,嗯,这个不够,关键可能在这里,讯源都连接在了德国EMT JPA66上面!
“迎娶鹦鹉螺后,由于后级变化了,就把前面用的Burmester 909 system出掉,当时正好在朋友那里看到EMT出的这台带唱放的前级,朋友就借给我听,结果觉得不错就买了这台。”我想说,班长,有帮朋友真好,可是对口袋里的小朋友就不太公平了,要不停往外送!光看外形就可以确定这台EMT前级是黑胶迷的梦想,4个phono输入,强就强在黑胶播放设定方面,你想要调的都可以调。所以,我姑且认为德制的音源配上德国的前级,那跑出来的就是德国风嘛!其实,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忽略了一个重大的因素……

光看外形就可以确定这台EMT前级是黑胶迷的梦想,4个phono输入,强就强在黑胶播放设定方面,你想要调的都可以调。


不起眼的超级替补
下面我们要经历一个掉眼镜的时刻了,大家应该注意到鹦鹉螺旁边的这对Acapella Fidelio了吧。
“我大概3个月听鹦鹉螺,然后3个月听Acapella……”

“我大概3个月听鹦鹉螺,然后3个月听Acapella……”下面我们要经历一个掉眼镜的时刻了


我感到非常纳闷,我们一直说”听不回去了,听不回去了……”,听过顶级器材后就听不回去了,那为何班长还可以这样自由切换?而且是等级相差那么多的两对喇叭?大丈夫能伸能缩是这个意思吗?先按下Acapella的听感不表,我觉得有必要介绍一下班长的发烧史!
”请问班长你发烧多久了?“ ”发烧有超过20年了,头发都烧光了!“班长笑呵呵地低下头给我看他光光的脑门。 班长拿起座位边上的一本相册,相册里不是美女艳照,而是能让发烧友比看到美女更加怦然心动的音响器材。这些器材都曾经在班长家里出现过。 我啧啧称奇地随手翻阅着…… ”老婆不可以换,只好换器材了“班长打趣地说, 我呡了一口班长端给我的梅子水,梅子水酸酸甜甜又解渴又好喝,而且泡一次可以喝很久。 ”老婆做的!“我想起刚刚班长端给我梅子水的时候嘴巴上挂的话。我想是呀,老婆换了那里再来那么好喝的梅子水啊! ”你知道,其实换器材可以让发烧友爽好久!“班长还在解释换器材带来的快感。 我马上也提高嗓门回应”是的,从准备换那个念頭开始就爽了……!“
在班长的相册里面,我看到了很多铭器!Sonus faber EA1, B&W 801竟然还有用了3个Zellaton单体的Symphonic line的喇叭。我也看到了Acapella Fidelio, 不过相册里的这台是捎带绿色的压克力版本,和现在鸣放的这对不一样。
”我先前就用Acapella好久,是压克力版本,比现在这对要贵一倍,可惜后来卖了,最近看到有人在卖二手的,想自己对这对喇叭比较熟悉就又买了回来。“
一阵捣人心肺的鼓声把在旁边打瞌睡的林先生给惊醒了。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是这对小喇叭发出的声音吗?丝毫不逊色于鹦鹉螺。又是一张M&K直刻黑胶的Bill Berry “For Duke”,Britt Woodman的长号在Acapella这里发出类似号角的嘹亮音色。小喇叭的平衡感竟然相较鹦鹉螺不遑多让地出色。 有意思的是,不管Acapelle也好,鹦鹉螺也好出来的声音基本走向都非常划一!的的确确这就是班长的“德国声”。
那么我非常好奇的是,小喇叭要唱出如此有平衡感的音乐的诀窍是什么?我要探究一下这里的秘诀。这个秘诀就藏在房间里面,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触手可及。其实最后是班长揭的密,难怪他说对Acapella用了好久有心得,这个心得就是加了一对(是的不是一只,是一对)Entec超低音。Entec最早是和Wilson Audio的Watt一起做搭档使用的。现在有一对正藏在我屁股后面配合Acapella发声,难怪!
”这对Entec先前出掉了,后来又买了回来,它的速度很快,所以不会造成衔接的问题。“
经验就是经验
今天的家访告诉我,玩音响,经验非常重要。我边翻着班长器材“艳照”一边问班长”你觉得哪些小喇叭算的上经典?“
”B&W的SS25, Sonus Faber的EA1,Dynaudio的25周年还有就是Sonus faber的Guenari Homage…”班长不暇思索地回答 “那这对你觉得如何?”我指着照片上的B&W Matrix 801问班长。 “它就是那样的喇叭”,“你推好了它的声音就是那样了,然后你加再好的扩大机,它还是那样。”班长面带’坏笑’地說著。
最后我们不要忽略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那就是试听室。这个试听空间坐落在三楼的一个独立空间,大概有10坪(30平方米),在舞台前端的高度有大概有3米然后到房间中间有一个斜向小顶把空间高度推高到3.5米左右空间由舞台发射形成了一个号角状,然后在我们坐的地方收下高度。
“我是做建筑的,所以就自己设计了这个房间,在顶部我都用玻璃纤维做了处理。”
Saxophone奏出悠扬的节奏,Ingram Washington用他不急不缓的醇厚嗓音唱着”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kes”
鹦鹉螺有不同的吃法,有人放在家里看,有人拿个影院多声道扩大机去推,有人用上4台巨无霸Pass……
舞台那边Washington的歌词正在解密班长家的“德国声”
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 And the difference is youThe difference the difference is you.
一天可以带来什么变化 变化的是  你 带来变化 变化的是  你

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 And the difference is youThe difference the difference is you.

亂中取勝

“有好東西啦?” 到了陳先生音響室,我忙不迭地四下打量。音響室裡面乍一看東西非常多。不過我一眼就看到了房間一隅……
乳白色的黑膠轉盤看上去就很有奶油的味道!它優雅地旋轉著。這個是我上次來訪沒有看到的風景。這款大多數人聞所未聞的唱盤是德國的Symphonic Line的RG6,真是不知道Symphonic Line除了做擴大機還做黑膠!這款黑膠轉盤大概是在1991年的時候問世。當時美國的The Absolute Sound雜誌說這台轉盤應該屬於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收藏。沒想到這次不用去博物館,到了陳府就可以領略到它的風景了。唱盤上面架了雙Thale Simplicity的瑞士筷子更加顯示出這套黑膠唱盤無出其右的霸氣和靈氣。

Symphonic Line除了做擴大機還做黑膠!這款黑膠轉盤大概是在1991年的時候問世。當時美國的The Absolute Sound雜誌說這台轉盤應該屬於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收藏。


陳先生告訴我,這個唱盤放了好久了,台灣大概也只有一台,現在拿出來讓它轉轉!在這個架勢下,我驚奇地發現旁邊的Walker Audio的Proscenium Gold Signature竟然自廢武功了,唱臂都卸下來嘰歪地躺著。陳先生笑著解釋,當然不是,這台盤王其實是在等新的唱頭。
我們坐下來先聽起了Duets,我發現曲子裡面伴奏大牛筋在Westlake的旗艦SM-1上聽起來實在是過癮得很,蓬蓬鬆鬆地彈出陣陣力波。

Westlake的旗艦SM-1上聽起來實在是過癮得很,蓬蓬鬆鬆地彈出陣陣力波。聽音樂的時候,我無法正視喇叭上面的閃閃發光的Acappela超高音


聽音樂的時候,我無法正視喇叭上面的閃閃發光的Acappela超高音!這個正是最近陳先生入手的法寶。其實沒有什麼奇怪的,在JBL系的喇叭系統裡面架一個超高音是非常普遍的做法,我一度懷疑是不是大家都是人云亦云感覺不管聲音聽得出聽不出放上去才對。上次來訪并沒有看到這隻超高音,所以我覺得在SM-1旗艦級別的喇叭上面這樣做應該是多餘了。今天忽然看到Acapella的那宗超高頻火焰竄起,我真想馬上一把捏掉它聽聽看區別到底如何。可是這不是我家,所以還是矜持一下,我想這個機會追究是會來的。
我還是先問一下陳先生的發燒友歷史吧!
“那時剛剛當完兵,在台北中正紀念堂那裡,我聽到了JBL 4355吧。當時真的是’哇~~~~’”。
我很理解,發燒友心裡都有這樣一個“哇~~~~”。就是那一點火苗把心中對音樂和音響的渴望轟然點燃。
Accapella的火苗非常穩定地燃燒著,我們已經聽到了Decca的這張西班牙鋼琴女王拉羅佳(Alicia De Larrocha)演繹的西班牙鋼琴協奏曲。SM-1奏出的宏大場面里拉羅佳的鋼琴晶瑩剔透,有優雅也有銳氣,系統控制力和解析力將曲目表現得非常完美。Accapella金黃色的小號角散發出迷人的光芒,仿佛音樂廳裡面燦爛的水晶吊燈。
系統可以有如此好的控制力,我應該要聯想到喇叭後面的2對Cello Performance正在熱力四濺地運行著。同時前面又有組成西裝的Cello Suite12粒調色板前級。老天就是那麼不公平,現在買也買不到的Cello竟然這裡擺了三套。

喇叭後面的2對Cello Performance正在熱力四濺地運行著。同時前面又有組成西裝的Cello Suite12粒調色板前級。老天就是那麼不公平,現在買也買不到的Cello竟然這裡擺了三套。


“當時沒人買啊”陳先生說,“大概7年前,有人在賣Cello Performance II,是Cello最後出的一批。三四十萬新台幣,無人問津。我就買下了它。”
好吧,我們不要說不公平,只好怪沒有眼力,在最好的時候走寶了。
“現代的擴大機要可以和Cello Performance媲美的也不少,可是沒有上百萬(台幣)那裡去買?”好比這張“陳達與恆春調說唱”,去年小宋唱片標價是3000元,現在哪裡去買?試聽室裡面響起了唱片裡面陳達先生清脆的月琴聲。我非常詫異地發現這張有年代的黑膠唱片的錄音竟然可以好到這個地步。首先是現場感非常強,我仿佛看到了老先生坐在了面前,翹著腿撥著琴抑揚頓挫地唱著,我還可以估摸出當初的錄音空間的大小。唱的台語內容我完全不懂,可是我完全感受到了民間藝術創作裡面的生命力。
這時候,我等待許久的時刻來了,我要求主人將Accapella超高音關閉,因為我非常想聽聽音響器材的生命力;這個超高音到底是噱頭還是物有所值?結果是……關閉超高的剎那,空氣感忽然被抽走了不少。演唱的陳老先生仿佛忽然長回了好幾個牙齒!這是什麼比喻?其實在錄製這張唱片的時候,陳老已經71歲了,在60歲出頭他的牙齒就鬆動脫落了。我原先可以非常清楚地聽到一些氣音從嘴裡面跑掉,也很容易聯想錄音時老先生癟著嘴唱歌的樣子。關閉了超高音后,漏氣的聲音就幾乎不聞了,好像牙齒又長了幾顆回去,這個前後對比是真是差異非常明顯。如果要描繪它對音色的影響,我們也可以聯想一下維也納金色音樂廳裡面的的水晶吊燈被忽然被關閉了幾盞,顏色灰暗了一些。
“這個東西不裝以前,我總覺得SM-1是非常完美的了,沒有什麼不滿,可是裝了后就回不去了。”
所以,我奉勸家裡有Westlake或者JBL大傢伙的朋友們,只要預算夠,趕快去搞一對超高音吧,這真的不是裝逼,而是真正的有效!
一杯茶被放在了我的面前!這是主人放了好幾十年的老茶,在熱水的沐浴下,又一次漸漸展開了枝芽。
“時間仍然繼續在走……”這邊主人換了林萬芳小姐的歌。真是沒有想到好幾十年前的國台語歌曲錄音竟然也是可圈可點,我想應該也歸功主人系統的調教吧!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這張黑膠竟然是唱片發行前的試刻版,所以是首刻中的首刻。低頻是一記一記源源不斷,同時萬芳演唱口型也非常正確。
我一直試圖歸納陳先生系統的聲音類別。從走進音響室開始,感覺屋內東西很多,擺放凌亂,然後發現陳先生播放的歌曲類別跨度非常大,爵士、古典、戲曲和國台語都有涉獵。這個“雜亂”中陳先生好聲音的線索到底在哪裡呢?
我砸吧著嘴,老茶的味道非常特殊,回味起來似曾相識卻總說不出……這個品得到說不出的感覺真是﹣﹣﹣憋得活!
“這老茶品在嘴裡有話梅的味道”。陳先生一般幫我滿茶一邊道來。這句話忽然道醒夢中人,是呀,就是話梅的味道。
從開始的Symphonic Line RG6的黑膠到Cello Performance,到Westlake SM-1再到陳達和萬芳,我在聽的都是“老茶”。入口香濃,回味百轉千回,才又回到最初的甘味。這個甘味就是音樂和器材裡面的濃縮感情因子,這個也是需要堅持才可以品得到的味道……

我忽然對Westlake前面的小喇叭感起了興趣,他們被連在了房間中第三套Cello Performance上面


在品老茶思緒萬分時,我忽然對Westlake前面的小喇叭感起了興趣,他們被連在了房間中第三套Cello Performance上面。
“為何要買這對小喇叭?”我好奇地問主人,因為要在Westlake SM-1前面可以站得住腳必定有料。說不定也是一個花小代價得到好聲音的捷徑!
“代理那裡聽得不錯,就買回來了,和Westlake交換著聽聽。”
這對小喇叭是來自瑞士的Stenheim的Allumium 2。由幾位前Gulmund的工程師自己拉大旗出來做的品牌,不久前團隊重新組合后又推出了很多新的型號包括旗艦4件式的Statement。這對小喇叭顧名思義是鋁合金箱體,這點有點像Magico和YG,不過Stenheim并不是全封閉箱體,在喇叭的前面有低音導向孔。我趁熱打鐵,讓主人切換到小喇叭發聲,來見識一下它的能耐。
我們放了一般小喇叭放起來會非常吃力的Mercury Living的Hifi A La Espanole。 先是讓Westlake跑一圈,然後輪到了Stenheim。是不是糗大了?

小喇叭竟然器宇軒昂地高歌起來,曲子裡面的西班牙手鈴的延伸非常好,要不是Westlake加了Accapelle等離子超高,這一塊肯定會被比下去了


完全沒有!小喇叭竟然器宇軒昂地高歌起來,曲子裡面的西班牙手鈴的延伸非常好,要不是Westlake加了Accapelle等離子超高,這一塊肯定會被比下去了。在高潮處Stenheim AL2竟然像模像樣地開始模仿Westlake那高密度的音場,可以有這樣表現的小喇叭可以說是世界上數不出一個巴掌。一邊讓我佩服不已,一邊也理解為何它可以在陳先生的試聽室站到一席。只是Stenheim在低音那塊稍微欠缺,那也難怪,因為我們剛剛聽過的是兩只18寸低音夾一個10寸中音的SM-1。
再放一張女高音的唱片,這次好比把球送到了球拍的甜點,乾脆無比,好聽至極。在高音壓下完全沒有破音,歌聲和我的心都在房間內激蕩不已。
看準,持有,堅持……
在陳先生看似雜亂的音響室裡面,竟然有鬼谷子之“亂中取勝,謀定天下。”
嘿嘿……

罕見,偏見與主見

今天的主人是研究小兒科“罕見病”的專家。我非常好奇地問如何定義“罕見病”呢?回答是低於“萬分之一”的發生率。我想要研究這樣的話題該是要有博大的知識和耐力的吧!
如果萬分之一是界定”罕見“的話,其實今天我要試聽的器材也一定是罕見了。老燒們知道JBL的4343是當年JBL針對錄音室做的監聽喇叭,在日本偏偏這樣的錄音室喇叭受到了家庭發燒用家的極大推崇。包括當年的Stereo Sound雜誌社也有過一段時間用4343來作為器材監聽喇叭。這次我在用家那裡要看到的不是4343,而是一舉奠定4343這樣的4路分音和雙擴大機設計走向的4350。4340用了5個單元分別是兩個低音,中低,中高,高這樣來覆蓋全頻範圍的重播。在這次用家推動的后級中出現了罕見的Sony的昔日旗艦R1,光憑4350和R1這兩件,就讓我吊足了胃口。罕見,真罕見,現在可以用這樣的配置來重播音樂的用家一定可以算萬里挑一了!

Sony的罕見旗艦後級R1


這次出訪除了一窺罕見系統外,我暗暗帶了兩個問題,想看看主人是如何解決兩個成見的
1. JBL喇叭播爵士一流,那麼播古典是不是真的不上檯面? 2. 全部用日本的后級來推,會有蘿蔔味嗎?
為20赫茲建造視聽室
很大,很舒服!我坐在了Eames的lounge chair上,這只超過5千美金的椅子坐起來包圍感十足,蔡醫師太太削得整整齊齊的招待水果盤放在了ottoman腳凳上。這一切已經透露主人家即懂得享受而又注重細節。


“我搬進來這裡完全沒有隔間,你看我的試聽室裡面包進去了一根柱子,一般沒有人會那麼去做。那是因為我要一個至少八米長的長度,八米是因為我要可以聽到真正的20hz的低音。“
”那我看您的房間是經過認真地聲學設計的吧?“
”其實我是抄襲了,我抄襲Stereo Sound裡面有一期介紹如何建構視聽室,我就把尺寸告訴了設計師。其實也沒有完全照抄,因為有些地方要妥協一下,稍微有些不同,但對我來說已經ok了。“ ”房間12坪(39.6平方米),我找人測試,確定可以重現20hz的低頻。最不喜歡的低音就是轟轟糊糊的。擴大機花最大的錢是收低音而不是推低音。大口徑,多單體。只要經濟能力可以我就往那個方向去。“
“後面的超低音是後面加的嗎?”我看到站在JBL後面的兩個金剛,覺得很好奇,難道主人對一邊兩個15寸低音單元還是不滿足?
“Infinity的RS1當時出來對我來說是天價,後來二手價變低了,因為單體不容易找到替代。中高的振膜一旦壞掉就報廢了。低音還好。後來看到一位先生在賣一對中古的。我就跟他買,我說如果單元壞掉怎麼辦?他說,我不怕因為我還有另外一對。我說,那你兩對都賣我吧。這樣就多買一對做備用。也圓了當年的夢。後來聽了半年,我覺得不是我喜歡的,就想賣掉。有位先生想買,可是不想一次買兩對。所以只多拿了中高,自己就留了這對低音柱下來,還好玩一玩。它由6顆8寸低音,我覺得也不錯。速度快。“
在試聽中間,蔡醫生拔掉了低音柱的接線,可以感覺到寬鬆度略有下降。當我們把推動250赫茲的Sony R1關掉后,4350的兩個15寸低音也就停止震動,龐然大物忽然變成了書架聲。證明了那個老燒原理“聽過大喇叭后是回不去了。”
蔡醫師的系統低音重播和我腦海中想像的完全不同。6顆8寸低音加上JBL自己的2顆15寸低音,它并沒有發出撼動褲管的氣流。相反到時文質彬彬地彈跳著。這個和蔡醫師所描述的速度快,輕鬆無壓迫的聲音喜好非常吻合。
————-

段落科普:為何蔡醫師說需要一個8米的長度來重現20赫茲的低音? 聲波一秒震動20次的話就是20赫茲。這個是人耳可以聽到的低音極限範圍。聲音傳播速度大概是每秒340米。那麼這個20赫茲的低頻訊號跑一個全波的長度需要340/20=17米。跑半波就是8.5米。如果房間長度是8.5米的話波形在房間里亂疊的機會就小了。

————-

既然是由零開始搭建的試聽室,我不得不問關於電源的處理方法。
”我電源有點瘋掉了。我查了很多資料,後來採用了已經過世的前輩他叫曹永坤的方案。正好要施工,我就申請了380伏的工業電源。進來后做了10KV的變壓給家庭電源。然後20KV給這裡的音響。“ “那麼對日系器材的100V的解決方法是再次降壓嗎?“ ”M2000可以調,Sony沒有辦法調,一直有人跟我說用變壓器會有動態壓縮。後來我上網去研究了一下,其實它一台需要360瓦的,說變壓器放3到4倍的餘量應該是沒有問題。所以用1000瓦的吧,我說不要,我要個3000瓦的。(笑)“
“整個系統最有把握的就是電源了,經過降壓它很穩定,停留在117伏,不會再動了。以前的房子按照季節會動,開冷氣會降3到5伏。可是這裡不會,非常穩定。以前Accuphase工作溫溫的,現在就回燙。我想一起它都沒有吃飽吧“
JBL來JBL去
我之前就判斷,當一個用家用到JBL4350的話,那他對JBL這個品牌和玩法肯定是有非常多的認知。下面的話題我們圍繞著蔡醫師的器材進化展開。
“蔡醫師發燒歷史很久了吧!” “我不認為我發燒啊,只是喜歡罷了。“ ”我是大學時代就開始玩了,最早的系統是JBL L50,后級是QUAD 405,前級是NAD的。JBL我很喜歡,從L50開始,然後是L65,後來改L200,聽了一陣子后我換了4344,之後就沒有再聽JBL,後來就聽到Proac, Tannoy, Dynaudio, Accapella, B&W其他喇叭去了。後來學長那裡的機會我又聽回JBL的。“ “JBL4350是不好找得啊?您這對的品相真的很好” “這對是我學長的,也是醫生,對音樂淡出了,放在音響室裡面。我說如果你以後都不聽的話我就買下來吧。“ ”那麼剛剛買到時肯定沒有用到現在的搭配吧?那是怎麼達到現在的配置的呢?“ ”其實很多人4350都推錯了。包括我的學長聽了二三十年都聽錯了,他沒有用電子分音器。它後面有兩個輸入,你沒有分音直接接低音的話也可以用,可是用全音域的訊號去推理論上只該發出250赫茲以下聲音的低音單元,那就錯了。如果沒有經過分音那麼低音單元我認為可能會上到七八百赫茲所以有一段音域就和中音單元重複了。他是用兩套擴大機沒錯,可是沒有經過電子分音,他就聽錯了。我找了半天,才找到這台電子分音器。“ ”那這個你是如何知道的呢?“ ”我翻書的….”笑。
﹣﹣﹣﹣﹣﹣﹣﹣﹣﹣﹣﹣

段落科普:關於蔡醫生說的這個250赫茲分頻的問題,我去翻看了一些參考書,可是發現所有的技術指標都寫著分頻點是250赫茲。當我想說蔡醫師的說法可能只是來自坊間時,在一本古老的JBL專業系列的說明書掃描件里我看到裡面4350的技術指標,可是仔細觀察發現在註腳裡面還有一段小字“the lowest crossover frequency specified for the 4350 is the recommended crossover for bi-amplification”(4350的最低分頻點是為雙擴大機而推薦)。我忽然有種偵探破案般的快感!這段小字是關鍵啊。很多的宣傳冊子都只摘抄了技術指標而漏掉了底下的那段小字,可是這段小字正好說明了在雙擴大機推動時用戶要自己對低頻做250赫茲的切割。

﹣﹣﹣﹣﹣﹣﹣﹣﹣﹣﹣﹣

電子分頻


成見與主見
在JBL4350喇叭上面非常醒目地放著兩個超高音,“那為何要加超高呢?”我好奇地問
“我很喜歡聽小提琴,其實你如果只留超高發聲的話,其實聲音很小,絲絲的。可是就是加了這個超高就是有了輪滑劑的作用,就是畫龍點睛了”
下面是我要問的重點,”那旁邊沒有牌子的超高音呢?“
”那個是網上的年輕人做得,非常有創意。超高是現成的,他幫它做了一個很現代的腳架。我覺得這個年輕人很不錯。加不加都關係不大。其實Elec的那個就足夠上到40K赫茲以上了。“
蔡醫師放了一張四季,我們開始聊起了傳說中JBL的軟肋重播古典樂。 ”以前前輩說聽古典的話要用英國的喇叭,聽人聲,爵士樂用JBL,它聲音比較快,比較爽朗所以比較適合。可是我說哪有一個喇叭被做出來是會有自我限制的。我是覺得它的古典音樂沒有英國喇叭那麼甜可是我是完全可以接受。“

這裡我一定又要插播一下,在發燒歷史上有過6大轉盤,他們是TEAC(Esoteric)的VRDS無共振讀取系統, Philips的CDM﹣4pro鑄鋁全懸浮搖臂系統(蔡醫師現役馬克轉盤);Denon的三層避震轉盤系統(蔡醫師所說得DP S1); Pioneer倒置轉盤(部份Wadia), CEC皮帶帶動系統;Sony光頭固定讀取系統。 看來曹醫師已經擁有過6大中的2大轉盤系統了。


四季的聲音非常棒,工工整整的,細節也很豐富。發燒友的先入為主的想法往往會讓人走可怕地彎路。我想說JBL重放爵士實在是太光芒四射,但不說明它沒有辦法重播古典。耳聽為實,搭配為王! ”我看您的后級都是日系,那是不是也受了Stereo Sound的影響呢?“
”沒有啊。其實以前我都是聽歐洲品牌。甚至大概二三十年前我一度覺得日本品牌拿不上檯面。其實我錯了。其實日系品牌它做得很精緻又很耐用。所以你看后級我用歐美真空管,Mark levionson我很喜歡,先是23.5然後mono mono 20.6用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後來聽到最後還是壽命和維修的問題都會感到很困擾,後來我聽說Accuphase是很經用的,而且外觀也不是黑麻麻的像鐵甲武士,它看上去很優雅。那時開始我就買了現在的M2000,後來又買了Sony。“
”的確啊,那個年代,大概是20年前的日本,在高保真音響上面投入的精力和金錢非常多啊。“
”我在現役的Mark Levinson轉盤和解碼前,用得是Denon的DP S1和DA S1。我認為它的設計真的是非常厲害。“
﹣﹣﹣﹣﹣﹣﹣﹣
蔡醫師的經驗談
B&W silver signature, 它的聲音很細膩, 我用馬克20.6來推,我很喜歡,呆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可惜921地震時喇叭倒下了。我認為它是經典,特別是小編制,很經典。 Dynaudio C5也聽過,不容易推啊,用20.6都不好推。用M2000也不好推。其實它不好推所以大多數人都沒有好聲。 像Weiss都說很好聽,我覺得離我的標準差了一截,它解析很好,可是我覺得它的厚度不夠,可能是相對的。所以我不喜歡。

男人的情結
在房間的兩邊,各有一台開盤機在罰站。 ”我講給你聽,在我開始接觸音響的時候,還是個學生我根本買不起這些東西。可是當我有經濟能力的時候,他們已經從市場上消失了。所以當我看到有狀態不錯的機器時,我就把他們買回來。那其實我也沒有怎麼聽,就是把當時缺掉的那塊補起來罷了。所以我找了一台歐美的和一台日本的風雲機種。一台Revox一台Pioneer。都是在美國買的,然後請船運公司拖回來。“
在告辭前,我去瞻仰了客廳中的JBL Paragon。”這個Paragon是另外一個JBL情結嗎?” “是呀,可是我一直沒有時間去把它弄好聽。我問過很多人,說Paragon的設計是要靠墻的,可是要好聽的話可能還是要離開墻一段距離。我說我還是就把它當傢具吧!”

可以當作傢俱的JBL Paragon

訪后記: 整個聆聽過程我都可以感覺到曹醫師這套系統的個性因素,那就是無壓迫的輕鬆自然。由於試聽室漂亮的空間,重播過程中音場的深度和廣度完全打破了牆體的限制。
這是一套罕見的系統,主人在遍閱名器后對器材的搭配完全沒有偏見,就是這種主見才可以搭配到“我的好聲音”。

在蔡醫師的FACEBOOK得知主人已經進軍號角,期待下次訪台可以做後續報導!

全景一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