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偏見與主見

今天的主人是研究小兒科“罕見病”的專家。我非常好奇地問如何定義“罕見病”呢?回答是低於“萬分之一”的發生率。我想要研究這樣的話題該是要有博大的知識和耐力的吧!
如果萬分之一是界定”罕見“的話,其實今天我要試聽的器材也一定是罕見了。老燒們知道JBL的4343是當年JBL針對錄音室做的監聽喇叭,在日本偏偏這樣的錄音室喇叭受到了家庭發燒用家的極大推崇。包括當年的Stereo Sound雜誌社也有過一段時間用4343來作為器材監聽喇叭。這次我在用家那裡要看到的不是4343,而是一舉奠定4343這樣的4路分音和雙擴大機設計走向的4350。4340用了5個單元分別是兩個低音,中低,中高,高這樣來覆蓋全頻範圍的重播。在這次用家推動的后級中出現了罕見的Sony的昔日旗艦R1,光憑4350和R1這兩件,就讓我吊足了胃口。罕見,真罕見,現在可以用這樣的配置來重播音樂的用家一定可以算萬里挑一了!

Sony的罕見旗艦後級R1


這次出訪除了一窺罕見系統外,我暗暗帶了兩個問題,想看看主人是如何解決兩個成見的
1. JBL喇叭播爵士一流,那麼播古典是不是真的不上檯面? 2. 全部用日本的后級來推,會有蘿蔔味嗎?
為20赫茲建造視聽室
很大,很舒服!我坐在了Eames的lounge chair上,這只超過5千美金的椅子坐起來包圍感十足,蔡醫師太太削得整整齊齊的招待水果盤放在了ottoman腳凳上。這一切已經透露主人家即懂得享受而又注重細節。


“我搬進來這裡完全沒有隔間,你看我的試聽室裡面包進去了一根柱子,一般沒有人會那麼去做。那是因為我要一個至少八米長的長度,八米是因為我要可以聽到真正的20hz的低音。“
”那我看您的房間是經過認真地聲學設計的吧?“
”其實我是抄襲了,我抄襲Stereo Sound裡面有一期介紹如何建構視聽室,我就把尺寸告訴了設計師。其實也沒有完全照抄,因為有些地方要妥協一下,稍微有些不同,但對我來說已經ok了。“ ”房間12坪(39.6平方米),我找人測試,確定可以重現20hz的低頻。最不喜歡的低音就是轟轟糊糊的。擴大機花最大的錢是收低音而不是推低音。大口徑,多單體。只要經濟能力可以我就往那個方向去。“
“後面的超低音是後面加的嗎?”我看到站在JBL後面的兩個金剛,覺得很好奇,難道主人對一邊兩個15寸低音單元還是不滿足?
“Infinity的RS1當時出來對我來說是天價,後來二手價變低了,因為單體不容易找到替代。中高的振膜一旦壞掉就報廢了。低音還好。後來看到一位先生在賣一對中古的。我就跟他買,我說如果單元壞掉怎麼辦?他說,我不怕因為我還有另外一對。我說,那你兩對都賣我吧。這樣就多買一對做備用。也圓了當年的夢。後來聽了半年,我覺得不是我喜歡的,就想賣掉。有位先生想買,可是不想一次買兩對。所以只多拿了中高,自己就留了這對低音柱下來,還好玩一玩。它由6顆8寸低音,我覺得也不錯。速度快。“
在試聽中間,蔡醫生拔掉了低音柱的接線,可以感覺到寬鬆度略有下降。當我們把推動250赫茲的Sony R1關掉后,4350的兩個15寸低音也就停止震動,龐然大物忽然變成了書架聲。證明了那個老燒原理“聽過大喇叭后是回不去了。”
蔡醫師的系統低音重播和我腦海中想像的完全不同。6顆8寸低音加上JBL自己的2顆15寸低音,它并沒有發出撼動褲管的氣流。相反到時文質彬彬地彈跳著。這個和蔡醫師所描述的速度快,輕鬆無壓迫的聲音喜好非常吻合。
————-

段落科普:為何蔡醫師說需要一個8米的長度來重現20赫茲的低音? 聲波一秒震動20次的話就是20赫茲。這個是人耳可以聽到的低音極限範圍。聲音傳播速度大概是每秒340米。那麼這個20赫茲的低頻訊號跑一個全波的長度需要340/20=17米。跑半波就是8.5米。如果房間長度是8.5米的話波形在房間里亂疊的機會就小了。

————-

既然是由零開始搭建的試聽室,我不得不問關於電源的處理方法。
”我電源有點瘋掉了。我查了很多資料,後來採用了已經過世的前輩他叫曹永坤的方案。正好要施工,我就申請了380伏的工業電源。進來后做了10KV的變壓給家庭電源。然後20KV給這裡的音響。“ “那麼對日系器材的100V的解決方法是再次降壓嗎?“ ”M2000可以調,Sony沒有辦法調,一直有人跟我說用變壓器會有動態壓縮。後來我上網去研究了一下,其實它一台需要360瓦的,說變壓器放3到4倍的餘量應該是沒有問題。所以用1000瓦的吧,我說不要,我要個3000瓦的。(笑)“
“整個系統最有把握的就是電源了,經過降壓它很穩定,停留在117伏,不會再動了。以前的房子按照季節會動,開冷氣會降3到5伏。可是這裡不會,非常穩定。以前Accuphase工作溫溫的,現在就回燙。我想一起它都沒有吃飽吧“
JBL來JBL去
我之前就判斷,當一個用家用到JBL4350的話,那他對JBL這個品牌和玩法肯定是有非常多的認知。下面的話題我們圍繞著蔡醫師的器材進化展開。
“蔡醫師發燒歷史很久了吧!” “我不認為我發燒啊,只是喜歡罷了。“ ”我是大學時代就開始玩了,最早的系統是JBL L50,后級是QUAD 405,前級是NAD的。JBL我很喜歡,從L50開始,然後是L65,後來改L200,聽了一陣子后我換了4344,之後就沒有再聽JBL,後來就聽到Proac, Tannoy, Dynaudio, Accapella, B&W其他喇叭去了。後來學長那裡的機會我又聽回JBL的。“ “JBL4350是不好找得啊?您這對的品相真的很好” “這對是我學長的,也是醫生,對音樂淡出了,放在音響室裡面。我說如果你以後都不聽的話我就買下來吧。“ ”那麼剛剛買到時肯定沒有用到現在的搭配吧?那是怎麼達到現在的配置的呢?“ ”其實很多人4350都推錯了。包括我的學長聽了二三十年都聽錯了,他沒有用電子分音器。它後面有兩個輸入,你沒有分音直接接低音的話也可以用,可是用全音域的訊號去推理論上只該發出250赫茲以下聲音的低音單元,那就錯了。如果沒有經過分音那麼低音單元我認為可能會上到七八百赫茲所以有一段音域就和中音單元重複了。他是用兩套擴大機沒錯,可是沒有經過電子分音,他就聽錯了。我找了半天,才找到這台電子分音器。“ ”那這個你是如何知道的呢?“ ”我翻書的….”笑。
﹣﹣﹣﹣﹣﹣﹣﹣﹣﹣﹣﹣

段落科普:關於蔡醫生說的這個250赫茲分頻的問題,我去翻看了一些參考書,可是發現所有的技術指標都寫著分頻點是250赫茲。當我想說蔡醫師的說法可能只是來自坊間時,在一本古老的JBL專業系列的說明書掃描件里我看到裡面4350的技術指標,可是仔細觀察發現在註腳裡面還有一段小字“the lowest crossover frequency specified for the 4350 is the recommended crossover for bi-amplification”(4350的最低分頻點是為雙擴大機而推薦)。我忽然有種偵探破案般的快感!這段小字是關鍵啊。很多的宣傳冊子都只摘抄了技術指標而漏掉了底下的那段小字,可是這段小字正好說明了在雙擴大機推動時用戶要自己對低頻做250赫茲的切割。

﹣﹣﹣﹣﹣﹣﹣﹣﹣﹣﹣﹣

電子分頻


成見與主見
在JBL4350喇叭上面非常醒目地放著兩個超高音,“那為何要加超高呢?”我好奇地問
“我很喜歡聽小提琴,其實你如果只留超高發聲的話,其實聲音很小,絲絲的。可是就是加了這個超高就是有了輪滑劑的作用,就是畫龍點睛了”
下面是我要問的重點,”那旁邊沒有牌子的超高音呢?“
”那個是網上的年輕人做得,非常有創意。超高是現成的,他幫它做了一個很現代的腳架。我覺得這個年輕人很不錯。加不加都關係不大。其實Elec的那個就足夠上到40K赫茲以上了。“
蔡醫師放了一張四季,我們開始聊起了傳說中JBL的軟肋重播古典樂。 ”以前前輩說聽古典的話要用英國的喇叭,聽人聲,爵士樂用JBL,它聲音比較快,比較爽朗所以比較適合。可是我說哪有一個喇叭被做出來是會有自我限制的。我是覺得它的古典音樂沒有英國喇叭那麼甜可是我是完全可以接受。“

這裡我一定又要插播一下,在發燒歷史上有過6大轉盤,他們是TEAC(Esoteric)的VRDS無共振讀取系統, Philips的CDM﹣4pro鑄鋁全懸浮搖臂系統(蔡醫師現役馬克轉盤);Denon的三層避震轉盤系統(蔡醫師所說得DP S1); Pioneer倒置轉盤(部份Wadia), CEC皮帶帶動系統;Sony光頭固定讀取系統。 看來曹醫師已經擁有過6大中的2大轉盤系統了。


四季的聲音非常棒,工工整整的,細節也很豐富。發燒友的先入為主的想法往往會讓人走可怕地彎路。我想說JBL重放爵士實在是太光芒四射,但不說明它沒有辦法重播古典。耳聽為實,搭配為王! ”我看您的后級都是日系,那是不是也受了Stereo Sound的影響呢?“
”沒有啊。其實以前我都是聽歐洲品牌。甚至大概二三十年前我一度覺得日本品牌拿不上檯面。其實我錯了。其實日系品牌它做得很精緻又很耐用。所以你看后級我用歐美真空管,Mark levionson我很喜歡,先是23.5然後mono mono 20.6用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後來聽到最後還是壽命和維修的問題都會感到很困擾,後來我聽說Accuphase是很經用的,而且外觀也不是黑麻麻的像鐵甲武士,它看上去很優雅。那時開始我就買了現在的M2000,後來又買了Sony。“
”的確啊,那個年代,大概是20年前的日本,在高保真音響上面投入的精力和金錢非常多啊。“
”我在現役的Mark Levinson轉盤和解碼前,用得是Denon的DP S1和DA S1。我認為它的設計真的是非常厲害。“
﹣﹣﹣﹣﹣﹣﹣﹣
蔡醫師的經驗談
B&W silver signature, 它的聲音很細膩, 我用馬克20.6來推,我很喜歡,呆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可惜921地震時喇叭倒下了。我認為它是經典,特別是小編制,很經典。 Dynaudio C5也聽過,不容易推啊,用20.6都不好推。用M2000也不好推。其實它不好推所以大多數人都沒有好聲。 像Weiss都說很好聽,我覺得離我的標準差了一截,它解析很好,可是我覺得它的厚度不夠,可能是相對的。所以我不喜歡。

男人的情結
在房間的兩邊,各有一台開盤機在罰站。 ”我講給你聽,在我開始接觸音響的時候,還是個學生我根本買不起這些東西。可是當我有經濟能力的時候,他們已經從市場上消失了。所以當我看到有狀態不錯的機器時,我就把他們買回來。那其實我也沒有怎麼聽,就是把當時缺掉的那塊補起來罷了。所以我找了一台歐美的和一台日本的風雲機種。一台Revox一台Pioneer。都是在美國買的,然後請船運公司拖回來。“
在告辭前,我去瞻仰了客廳中的JBL Paragon。”這個Paragon是另外一個JBL情結嗎?” “是呀,可是我一直沒有時間去把它弄好聽。我問過很多人,說Paragon的設計是要靠墻的,可是要好聽的話可能還是要離開墻一段距離。我說我還是就把它當傢具吧!”

可以當作傢俱的JBL Paragon

訪后記: 整個聆聽過程我都可以感覺到曹醫師這套系統的個性因素,那就是無壓迫的輕鬆自然。由於試聽室漂亮的空間,重播過程中音場的深度和廣度完全打破了牆體的限制。
這是一套罕見的系統,主人在遍閱名器后對器材的搭配完全沒有偏見,就是這種主見才可以搭配到“我的好聲音”。

在蔡醫師的FACEBOOK得知主人已經進軍號角,期待下次訪台可以做後續報導!

全景一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